昨天下午,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、著名作家莫言做客揚州鑒真圖書館,面對揚州市民演講。
  莫言自我檢討曾勸阻太太“扶老人”
  昨天下午,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、著名作家莫言做客揚州鑒真圖書館,面對揚州市民演講。揚子晚報記者看到,寬敞的演講現場黑壓壓全是人,連過道都擠滿了。莫言在昨天的演講中,透露自己曾經當過記者,更自曝正著手創作一部“重量級”話劇,內容涉及百姓身邊的故事。至於話劇內容,莫老師聲稱怕別人先排出來,所以要“保密”。
  通訊員 馮小剛 揚子晚報記者 陳詠
  直言
  童乞背後的人“禽獸不如” 為自己曾勸阻太太救治受傷老人慚愧
  莫言在演講中說,最近看到的一則新聞讓他震驚:南方某個城市有很多乞討的兒童,有的缺臂斷腿,都是被拐騙的兒童。有人給他們服藥造成殘疾,而且不醫治傷口,簡直禽獸不如。他說,科學發展至此,為何人心如此,為什麼這些壞人的所作所為如此令人髮指,為什麼社會價值面臨混亂?
  莫言不諱言當今社會道德滑坡現象,他表示,“富強、民主、文明、和諧、自由、平等、公正、法治、愛國、敬業、誠信、友善”,這二十四字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,應該是當今國人做人的基本準則,道理朴素易懂,每個人應該能夠做到。
  “現代人批評別人多,批評自己少。”他笑言,有次與太太散步,遇見一位受傷的老人,太太主動前去救治,自己當時還勸阻太太不要惹事。事後那位老人的家人上門感謝,自己覺得十分慚愧。現在遇到受傷的老人救不救助?莫言認為,應該大膽地上前幫忙、救治。
  互動

  回答年輕人讀什麼:讀經典 不認為中國人讀書少,文學依舊熱
  現場有聽眾提問:“您小時候條件艱苦,看書很難,而現在人截然相反,如何在海量圖書中不茫然?您推薦哪位作家的哪些作品?”
  莫言說,當今時代節奏很快,時間有限,每個人的審美觀念有差異,“別人讓我推薦書,我覺得很難,所以我想出一個懶辦法:三個字——讀經典!” 
  有聽眾說:“莫言仍然熱,文學不熱了,咋辦?”莫言表示:“嚴肅文學和網絡文學沒有水火不容,它們你中有我我中有你。有人說中國人讀書少,地鐵里讀書的就少,看人家歐洲就不一樣,我說,中國的地鐵沒有讀書環境。”莫言說,網上說中國人讀書少,不可信。只能說嚴肅文學看的人少了。如果帶上翻手機看書的,自己覺得文學挺熱的,“現在我覺得莫言熱也降溫了,熱的原因是大家覺得新鮮,過兩年中國作家再獲幾個,熱度就更不高了。”
  重磅自曝

  正創作一部百姓生活話劇 而下一個創作的故事將回歸寫人
  “接下來,我要寫一部話劇,因為這是個口頭協議,所以要先寫,要守誠信。肯定觸及百姓關心的問題,但內容我要保密,我怕別人先把它排出來。”演講中莫言爆料。
  莫言表示,寫話劇是他寫小說之外的愛好,話劇是通過對話來塑造人物,人物在舞臺上說了很多話,但是更重要的是沒有說出來的話——潛臺詞,比如顧左右而言他、指桑罵槐、說白道黑。掌握這種技巧特別難,所以寫話劇對小說家來說,是一種很好的語言訓練。
  “我是寫小說的,小說本來就是講故事,而且是講人的故事,離不開對人性的刻畫、對形象的塑造。前幾年我們過分強調文學形式,忽略了這些,現在該回歸了。”莫言表示,自己下一步創作的故事還是會寫人,寫他熟悉的人,也包括他自己。
  當記者的時候沒有“冒險救人” 那個事情是當時的記者同行編的
  莫言說,1990年第一次來揚州,那時候南方鬧水災,自己在部隊工作,當記者,來採訪水災,來的時候水已經退去,雖然是個游山玩水的旅行,未見水災,但後來看到同行文章回憶,說自己冒著生命危險營救群眾,作為報刊發表的內容,是編造的,有點不實事求是。所以,大家要具備一雙慧眼慧耳,辨明真偽。
  莫言認為,文學比文學獎更重要。對於終身追求的文學夢,他認為功利性、目的性太強的寫作態度,寫不出好作品,反而“無意於佳乃佳”。他說,得獎不應成為創作的包袱,以前眼光往外,致力於批判社會與人性;50歲後,眼光朝內,透過寫作來自我檢視,因為只有透徹理解自己,才能理解他人、寬容他人。
    來源: 揚子晚報
(編輯:SN094)
創作者介紹

人妻

yw98ywbo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