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,在四川省眉山市丹棱縣,“挑刺工”3個字火了起來。
  這是丹棱縣紀委的新招,他們選聘了40人,到全縣各個政府部門服務窗口、項目工程等領域暗訪打分,紀委則將結果彙總核實後,進行通報。
  縣紀委書記駱仕明說,他們希望通過此舉,改進丹棱縣的行政效能和作風建設。
  神秘的40人名單
  2013年10月,退休的王愛娟接到了社區書記的電話。電話里,書記讓她去紀委一趟,說是“有事情”。到了紀委,那裡的人告訴她,想請她去模擬辦事,“其實就是去暗訪”。
  分到她頭上的是民政局。進了民政局大門,按著事先的設計,王愛娟問那裡的工作人員:“我兒子當了兵回來,在家待業,能辦低保嗎?”
  緊接著,王愛娟又去了就業局,問的問題如出一轍:“兒子當兵回來,在家待業,想找工作怎麼辦?”
  兩部門的工作人員對她的解釋頗為細緻,她覺得很滿意。
  發改委幹部蔣芝的暗訪就沒那麼皆大歡喜。一次,她暗訪縣裡某工程,發現現場的監理和經理人員與招標書上的完全不同,這明顯違反了要求。縣紀委也因此責令這一工程限期整改。
  在丹棱,如王愛娟和蔣芝這樣的人還有38人,他們在全縣不定期暗訪監督,將結果上報縣紀委監察局。
  誰是暗訪的“挑刺工”?這個答案,在全丹棱縣,只有紀委糾風辦主任游利萍與執法和效能監督室副主任陳順剛知道。此舉是為了防止暗訪人員在暗訪時被人認出,同時保護他們不被打擊報複。即便是暗訪人員相互之間,也不知曉身份。
  暗訪名單上共有40人,人員由四類構成。一類是紀檢監察幹部,從全縣100人中抽取6人;第二類是專業人員,由縣委縣政府的工作人員構成,共10人,特意加入了來自發改委、審計、財政、媒體的人員;第三類是普通公眾,共16人;第四類則是特邀監察員,這部分人員與其他三類人員存在一些重疊,丹棱共有30名特邀監督員,此次從其中21名普通群眾中抽出了8人,來擔任暗訪員。也就是普通百姓的人數占了60%。群眾暗訪員的產生,目前主要來自社區鄉鎮推薦候選人,再經過紀委篩選,如王愛娟,就是一個平時熱心社區事務的人。
  駱仕明表示,紀委早先也曾考慮過40人全部由普通公眾組成,但考慮到有些行政、審批程序相對專業,普通百姓並不瞭解其中細節。“普通老百姓可能只會看態度好不好,但可能有些手續3天能辦完,他拖上7天,還有,有些不必要的程序,這些貓兒膩,只有相對瞭解內部運作的專業人士才能識破。”駱仕明解釋道,因此,在暗訪員的名單裡加上了一部分政府工作人員。
  游利萍介紹,暗訪過程實行暗訪人員、暗訪小組、暗訪對象“三抽簽”制度,隨機抽人員、抽小組、抽對象。暗訪人員相互都不認識。
  為了杜絕“內鬼”通風報信,執行任務出發前,“挑刺工”要交出手機。同時,為避免一位挑刺工多次暗訪同一單位的情況發生,他們對“挑刺工”人員庫實行動態管理,將多次參與暗訪、身份暴露的挑刺工進行調換,防止挑刺工在被暗訪者面前成為“熟面孔”。
  另外,為確保暗訪質量,暗訪過程中,他們反覆強調證據意識。一般來說,證據為全程錄音。如有特別需要,他們還倡導攝像取證,如採用偷拍技術。
   被逼出來的改革
  事實上,就監督工作來說,暗訪並不是什麼稀罕事。
  丹棱縣委宣傳部常務副部長李開鵬曾被聘為縣工商局的行風監督員。每當他跨進工商部門的大門,總能在牆上找到自己的照片,還配著鮮明的標註:行風監督員李開鵬。見到這種情形,總讓他一陣苦笑,“都認識我,還暗訪監督什麼?”
  紀委的暗訪,也漸漸被許多部門單位找到了應對的門道。調任宣傳部前,李開鵬曾在丹棱縣紀委工作。一次,才帶著攝像師走出機關大門的他,就接到了朋友的電話:“你是不是去暗訪了?去哪個單位?”“一個個都盯著呢”,李開鵬笑著說。
  每逢節假日前後,都是紀委監察的重點時間。紀委通常會組織人員到各個部門單位,檢查是否存在遲到、早退、不到崗的情況。上有政策,下也有對策,駱仕明表示,一些人摸清規律後,平時懶散些,檢查前後,做好準備。
  官方監督困難,民間的反映渠道也不通暢。在紀委工作的時候,李開鵬曾與一位企業家閑聊,言語中,這位企業家對一些單位部門的工作效率和態度頗有微詞。可當李開鵬以紀檢幹部的身份,請他告知具體什麼單位存在什麼問題時,這位企業家一下子變了說辭:“都挺好!都挺好!”
  “普通百姓誰都願意‘多一事不如少一事’。”李開鵬總結道,“有時候,老百姓去辦事受了委屈,但他也覺得,不至於為了這事,就上紀委去告你狀。一些企業的人也有顧慮。”正因為此,不良作風長期存在,沒有得到糾正。
  2013年9月,丹棱縣委書記鐘維欽聽到了一些關於政府部門“事難辦,臉難看”的反映。這位眉山市前任紀委副書記,找來了駱仕明,提出了自己的想法,“找群眾模擬辦事,給幹部‘挑刺’。”
  1個月之後,丹棱的“挑刺工”們就整裝集合,兵發四處。
  成果和改進
  “挑刺工”們的首次出擊,就讓縣國稅局局長莫建國出了一身冷汗。
  去年11月,紀委首輪暗訪結束後,丹棱縣召開了全縣副科級以上幹部大會。會上,就暗訪的結果進行了通報。當說到稅務部門服務窗口工作人員不在崗時,莫建國的臉“刷”地紅了,“感覺背後所有人看著我”。
  一散會,莫建國沖回單位,要求徹查此事。然而,簽到記錄和左右的同事都證明,當事人當天正常出勤到崗。調出的監控記錄也顯示,當事員工當天確實在工位上上班。
  想來想去,莫建國覺得,只可能是“挑刺工”來的時候,工作人員正好去上廁所了。為此,國稅局向縣紀委和上級眉山市國稅局提交了一份報告,解釋此事。
  國稅局也吸取教訓,要求窗口工作人員在離席上廁所的時候,掛出告示:“上廁所,請稍等兩分鐘”。
  熊鑫磊是工商局在丹棱縣政務服務中心窗口的工作人員。他也表示,最近壓力有些大,“上個廁所都提心吊膽,怕引起誤會”。他說,前段日子就有一名工作人員,因為上班打游戲被通報批評,還給了警告處分。
  也有工作人員表示,是否暗訪,對他們來說影響不大,都是正常做好服務工作。
  去年十月至今,縣紀委已經組織了三輪暗訪。暗訪的滿意度,由最開始的83%,提升到了94.4%。
  儘管目前看來效果不錯,但丹棱縣紀委表示,也有一些需要改進和完善的地方。
  比如,如何提高暗訪員自主監督的積極性,是丹棱縣紀委下一個要解決的問題。目前來看,暗訪主要依靠紀委組織,自發暗訪監督還很少見。
  駱仕明表示,紀委目前正在總結經驗,把暗訪制度化,防止今後人事更迭後,人走政息。
  (應採訪對象要求,文中暗訪人員皆為化名)  (原標題:紀委派出40名“挑刺工”暗訪政府部門作風)
創作者介紹

人妻

yw98ywbol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